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ifu Ted's letter 1.bmp

Sifu Ted's letter 2.bmp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

 

致台灣及韓國香港振藩截拳道的會員:

 

親愛的會員們,我很高興得知台中將於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二及二十三日,舉辦第一次的振藩截拳道研討會。

 

高拔華師傅是我本人在香港頒發證書,並授權教學的教練之一。你們必須給予他高度的尊重,就如同由我本人親自為你們召開研討會一般。

 

能見到香港振藩截拳道總會,協助在台灣推廣振藩截拳道或是黃錦銘截拳道一直是我的心願。我在此要求所有台灣及韓國的會員,嚴格的謹守香港振藩截拳道總會的段位檢定規章。這些規章是由我本人親自檢閱並認可的。在台灣及韓國,我只會承認在香港振藩截拳道總會此檢定制度下,通過三級考試並被認可的教練。這次高拔華師傅來台,將會詳細地向你們說明這些規章。

 

學習截拳道是沒有捷徑的。如果你要取得我的認可,你就必須經過一定程度的訓練及必要的檢定。任何其他的認證,甚至包含我自己的學生由他處所取得的認證,都不能直接並自動的獲得我的認可。

 

信末,我想藉此機會預祝你們大家都能有一個成功並收穫頗豐的研討會。

 

                                                                                                                           此致振藩截拳道精神

                                                                                                                           

                                                                                                                                                    黃錦銘

 

 

 

Aug 11, 2009

 

To: Members of JF JKD (Hong Kong) in Taiwan and Korea

 

Dear Members,

 

I am glad to see that the first JKD seminar will be held in Taichung

in Aug 22 to 23, 2009.

 

Sifu Patrick Ko is one of my certified JKD instructors in Hong Kong.

You should give him the same respect as if I am conducting the seminar

for you.

 

It is always my intention to see that the JF JKD (Hong Kong) can help

to promote JF JKD and/or Ted Wong JKD to Taiwan. I would like to

request all the members in Taiwan and Korea to strictly follow the

ranking regulations of the JF JKD (Hong Kong). These regulations have

been reviewed and approved by myself. I will only recognise JKD

instructors in Taiwan and Korea if they have passed the 3rd Rank tes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gulations of JF JKD (Hong Kong). This time

Sifu Patrick will explain to you clearly about the regulations.

 

There is no short cut in JKD. If you want to gain my recognition, you

must go through the necessary training and testing. Any other

certifications including my students will not gain my automatic

recognition.

 

I would like to take this opportunity to wish you all have a

successful and fruitful seminar.

 

In the spirit of JF JKD,

 

Ted Wong (Signed)

 

 

jkd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嚴謹的研究方法是採多個面向進行的,一是要確定出研究對象發源與結束的歷時,二是要探索研究對象在這段時間軸中的發展,三要比較研究對象的發源契機,四要歸納研究對象對後續的影響,透過這四個基本的面向的整合研究,統整還原出研究對象的真實面貌,發源、發展、影響、歷時,這些就是該事物是曾存在或仍存續在這個世界的【實質性】資料。

      研究截拳道的方法不外乎如此,我們必須要找出截拳道發源至今的歷時,探索截拳道在歷時中逐步發展的脈絡,研究令截拳道發源的契機,歸納截拳道的後續演進(因為截拳道的歷時尚未結束)及對學習者的啟發,以及受啟發的學習者對截拳道發展的反饋,而發掘截拳道發源、發展、歷時、影響的關鍵點就在於其創造者---李小龍身上,將李小龍生平的武術歷史做為經緯,以李小龍初期、中期、晚期的武術演進、逐步演進的武術對弟子帶來的影響,以及弟子對李小龍武術系統的反饋,在李小龍本身與李小龍弟子間做分析比較,我們才能夠比較完整地統整出截拳道的理論與技術等【實質性】資料;

      上述的方法是比較嚴謹、比較負責任的研究方法與態度,在台灣也有許多李小龍/截拳道的愛好者展開相關的研究與成果分享,不過由於這種研究方式為求結果的接近真實,對研究中所蒐集的各項資料之完整性、順序性及根據性特別講究,往往要在資料的反覆蒐集與判讀上投入大量的時間,也因而耗時費力,不甚容易,常常投入與收穫難成正比,故能堅持此道者少也,相反的,有些研究者特立獨行,另闢蹊徑,其研究方式脫離了李小龍武術歷史經緯,撇開了李小龍初期、中期、晚期的武術演進、無視於逐步演進的武術對李小龍弟子帶來的影響,以及弟子對李小龍武術系統的反饋,忽略相關資料的完整性、順序性及根據性,將研究面向單純又片面地導入【自我對截拳道闡述】的唯一面向做歸納分析,於是乎,李小龍所為之事、所成之言、所著之作,在這類人的自我闡述下,完全沒有了前因後果、先後始末,被拆解個支離破碎,變成像點綴或包裝紙一般,被引用在這類人自我闡述式截拳道文章的開頭或結尾,好用來替【自我闡述出的截拳道理論或技術】背書,好強調他們所謂的理論與技術才是李小龍截拳道的真義,我覺得這類人的研究方式就如同在考證出土文物時,跳過從文物的材質、用料等反應測試分析驗證其對應時代,而直接藉其外在型制、手路、風格下結論一樣的毫不嚴謹,缺乏根據,但是這類人特別喜好將許多空泛、籠統的概念套入李小龍被支解後的文字內,大談所謂廣博的李小龍武術思維、高深的截拳道理論與技術,讓人對李小龍與截拳道產生美麗的誤解,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文物掮客不斷鼓吹某幅文人的字畫的意境與內涵有多高,卻未考證過那幅字畫是否出自該文人之手一樣本末倒置;

      但是,當有人欲質疑這類人用以自我闡述的依據之根據性與證據性時,這類人會說是否有根據、有證據不是重點;當有人欲探求這類人所闡述的理論或技術與截拳道之切合性與差異性時,這類人會說拘泥於訓練方式與招式是低層次的;當有人欲實證這類人所謂的截拳道之實用性與實戰性時,這類人會說只曉得以力雄人的心態是修養差的,他人向這類人所闡述的截拳道所提出的一切質疑,對這類人而言都只是對名稱、階級、名利、正統與否的吹毛求疵、鑽牛角尖,這類人自認為重視截拳道的實質,並對自己的功力有信心把握,但他們所謂的真實,卻從頭至尾都處於一種自我的闡述,未曾經過客觀的、公正的考證與分析,可這類人卻從自我闡述出的理論與技術立基點出發,去認定其他截拳道研究者對【實質】體悟的層次高低;用自我腦內格鬥的結果去判斷他人武術的功力強弱;用自我大而化之的心性去批判他人修養的好壞;用自我似是而非的態度去曲解他人實事求是的精神,這類人先忽略了李小龍與截拳道有根據的資料,再將其他願意研究有根據的資料的人扣上低層次、鑽牛角尖的帽子,再回過頭用支解的李小龍文句包裝自我闡述的理論與技術,然後以高深莫測、超然物外的口吻向眾人陳述什麼才是截拳道的實質,而許多人也對其所言津津樂道、深信不疑,面對如此研究邏輯,如斯人群反應,我喟嘆...李小龍,多少人假汝之言對截拳道行名存實亡之謬誤闡述,汝之成就與截拳道對近代武術的影響,現今反倒淪為人們爭相利用謬誤闡述誤導世人的原罪。

jkd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日李小龍及伊魯山度在開車途中,討論到武術搏擊及西洋劍的相關技術。李小龍那時說道,在西洋劍中最有效率的反擊方式就是截擊“stop-hit”!!是一種將防守及反擊全都集中在一個動作的方式,也就是說當對手進攻一瞬,我瞬間突進刺擊來截擊對手的攻擊。此種方式的特點是在對手進攻的中途便將其截擊,使其攻勢無法完成,故此方式成為所有反擊技術中最為有效率的方法!  

 

      李小龍接著說,我想將這種擊劍方式加以應用至拳術之中,並稱其為停止拳擊之法“the stopping fist style”,或是攔截拳擊之法“the intercepting fist style”。於是伊魯山度問到,如果將這種停止、攔截拳擊的拳術翻譯成中文,那該怎麼說呢?李小龍回答道:「截拳道“Jeet Kune Do”!!  

 

        這段李小龍與伊魯山度的知名對話,是截拳道這個名稱首創時的重要紀錄內容,伊魯山度當然也參與了這個歷史性的一刻。之後伊魯山度成為李小龍一位重要的教學助教及弟子,並在李小龍去世後,以”截拳道概念”作為教學之核心應用主軸,並融合至少26種武術來闡發其個人武術思想。 

 

      相較於這位在李小龍身後開始推行”截拳道概念”的這位知名弟子而言,李在世時的後期弟子黃錦銘,現在就以大家所稱之的”原始截拳道”於世界各地授課講習。只是黃錦銘師父本人並不滿意”原始截拳道”之翻譯或是英文的名稱,根據陸地所著之文章,黃錦銘師父本人教授之技術為”振藩截拳道”,也就是李小龍當初原汁原味的原本技術,若是真要用一個名稱來與概念派作區別,則應該以”原本截拳道”稱之!因為人原本就具有打鬥的本能,而如何完全的運用四肢,並使其發揮至完美,便是截拳道之精神,也符合李小龍原初欲將招式簡化至簡單、直接之搏擊拳理,但是現今,此精神已被一再挪用與被挪用,凡是任何與此精神原則有共通處的武術技術,就被稱作截拳道。

 

      可是如果讓我們回到這篇文章的最前端一看究竟,發現了什麼嗎?沒錯!!當年李小龍所關注、欲加以應用的技術不是空手道中的正拳逆擊,也不是拳擊的刺拳,更不是詠春的日字衝拳,而是取自於西洋劍中的截擊!所以顯然李小龍是根據此法演化出他搏擊的中心思想,對於此點,身為當初對話一方的伊魯山度知情,許多李小龍的弟子也知道,黃錦銘師父當然更瞭解李小龍後期武學的發現。而且在長達五年多以不下122次的私人訓練與陪練中,及在李小龍所著的五本”李小龍技擊術”中,只有他本人及伊魯山度與李小龍共同拍製了書中的動作示範照片,書中除了記載李小龍最初從西洋劍所體悟到的截擊概念外,也記載了李小龍始於1967年之第三階段所練習及研發的搏擊方法,包括了的拳腿動作及步法,構成了截拳道技術的核心部分,該系列書今日也成為截拳道之技術及源頭的重要參考資料。

 

        所以,截拳道是個概念嗎?顯然不是。那到底是原始截拳道還是截拳道概念呢?追溯李小龍原初之想法,他可從未想要用概念來整體詮釋他的武學!!若截拳道真只是概念,那他後期的努力及拳理應證時所用的技術,豈不是白費了?今李小龍還在世的話,原始及概念之爭可想而知會被他嚴詞抨擊!!而原始截拳道一說,又是眾人為了區隔概念一派而發明的一種名稱,並聲稱以黃錦銘師父為代表。可是黃錦銘師父本人也已經表明”原始”之稱實非他本意!所以以上種種似乎也證實,截拳道詮釋過程中的解讀問題實屬困難,雖然困難,但也絕非不可解!!若是大家已經知道事實,還繼續用不甚理想的詮釋方式來解讀截拳道,豈不是得要大家大聲悲呼“詮釋,詮釋,多少人假汝之名以亂世”呢?所以是否得讓我們仔細想想,該是時候”還以真理,還以公道”了吧!!

 

 

參考資料:

 

梁敏滔(1999).東方格鬥術大觀.台北:五洲出版有限公司

 

Lee, Bruce. (1975). Tao of Jeet Kune Do. California: Ohara Publications.

 

Lee, Bruce & M. Uyehara (1977). Bruce Lee’s Fighting Methods. Vol. 1-4. California: Ohara Publications.

 

Thomas, Bruce. (1994). Bruce Lee: Fighting Spirit. London: Pan Books.

jkd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